𝓐𝓯𝓽𝓮𝓻𝓰𝓵𝓸𝔀

记录小林同学的日常📖
2022高考·ç†åŒ–生/理化地预定(?)
#🍅todo玩家
-时光是台造梦机-

🚩2019.08.04

今天也给数学递头了qaq有的操作真的又骚又妙

//一首好听的歌 吹梦到西洲

🚩2019.08.03

突然觉得生物有意思了起来(虽然有的地方有突如其来的陌生化学知识

数学…三角函数计算/恒等变形有待加强orz

🚩2019.08.02

李们好~时隔四个月我又回来了

换了个软件试试 还不错👍🏿

关于生日

今天是有真的感受到被爱的一天:D

比如rrh的妈妈给她发微信说“务必安慰一下小楚子”

比如🐟送给我的那一大盒子花和手写贺卡

比如wyr写给我的那一长篇贺文

比如zjj给我买的皮卡丘 水晶球和徽章

比如AirPods

比如wzh对我说的“接下来的一年不一定有惊喜但一定会有更丰富的经历”

比如zzn给我发的那句“加油”

比如tys xyn hyh fxh等人对我的祝福和红包

比如大家给我唱生日歌时候我的无措…

还有几分钟这一天就要过去啦 昨天的这个时候wyr还在给我倒数

这一年真的经历了很多

看清了很多人的本质

也找到了和我灵魂契合的人们

我由衷地祝愿

曾经我们谈起的那些看似不切实际的美好愿望

在之后的一年里 在下一次生日之前

都能够如愿以偿地来到我们身边。

生日愿望大概说出来就不灵了

就先保密啦

——再见 我的十四岁

好烦啊…

那些年,我们一起跑过的圈

一个十分俗套的标题

————————————

又双叒叕怀念起来体育课什么的了。本来应该体育中考完发的,结果因为忙活中考拖到现在写。

小学我对体育课还算热情。那时候没有什么长跑的练习,而短跑又是我的强项,体育老师称我为“女博尔特”,我还沾沾自喜了几个月。小学的时候总是没想过初中怎么样的,我就把那几年两百米操场上的时间挥霍了过去。

到初中的第一个印象是:学校操场怎么这么小,一圈怎么才170米……刚开学都是在练广播体操武术操什么的,后来每节课刚开始的准备活动暴增到每次10圈。小学我的长跑就不是强项,更别提初中了。夏天我和几个吊车尾的同学气喘吁吁地经过操场上那棵大槐树,会故意慢下脚步——反正那个角度,体育老师看我们的视线恰好被槐树遮挡上。然而要是太久没出现在体育老师视线中,就难免遭殃啦。到了冬天,槐树叶落,我只能把手缩进校服袖子里,在跑道上先是瑟瑟发抖,后来脸红扑扑的,整个人像是冬日的炙热烤炉。

提到冬天就不得不说冬季长跑了,又或者说,五分的冬季长跑最令人难忘。每天上午两节课后,初一初二所有同学挤在小操场上集合,然后听着刺耳的哨声绕着玉河跑个五六圈。不记得是哪个冬天,我们跑着步过白玉石桥,我听见斜后方不知道哪个同学上气不接下气却坚持说着士兵齐步过桥却因共振把桥走塌的故事,其实也只是自己不想跑了而已。另一方面,整个校区的学生每个冬日早晨都在玉河周围锻炼,使得我们的校服在周边居民心里深深烙印。数不清多少次,我们经过雨儿胡同的牌坊,路过的爷爷奶奶都笑着看我们,而我们正心怀鬼胎地数着还剩多少圈,或者是暗骂体育老师几句。

初二的年纪,我们到了鼓楼校区。操场更小了——一圈140米。体育课还是那么累。《红楼梦》里有这么一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那时候的初三是骆驼,我们就是马。感觉即使我和当时的初三赛跑,我们也肯定是最后几个冲过终点线的……那时候我们偶尔跟初三年级一起上课,体育老师就趁机教育我们,你们呀明年就要体育中考了,趁早练趁早轻松。然而我当时坚定认为,跑步速度这种东西自然是初三比初二快——虽然后来验证了我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尽管如此,那一年的盛夏,我跑出了初中800米的最好成绩:三分半。这也就预示着后来一年,我的跑步水平有所下降……

进入初三,体育训练顺理成章地提上日程。还是那个小操场,体育老师却从C老师换成了W老师。随之而来的是一节课跑无数圈,以及每节课举一百次的杠铃(不过我实心球接近满分,于是也就举了不到一周)。我无数次望着操场旁大屏幕上的倒计时,一节体育课过去了它却还显示着“距离中考还有2xx天”……而我们只能拖着快瘫软的身体回班,然后一屁股坐到自己的椅子上,靠着椅背。即使在冬天,下了体育课我们也是满头大汗,课间十分钟用来落汗根本不够,只好借着这个由头向下一节课的任课老师讨几分钟额外的休息。

除了在学校,学校还很变态地在每周五下午安排了去地坛的体锻。这种被肌肉无氧呼吸产生的乳酸折磨的痛苦贯穿了体育中考前的整个整个初三。总有那么几个女生,在周五突然亲戚来访;总有那么几个男生,在周五突然脚腕扭伤。这都是初三心照不宣的秘密了。看着我微信朋友圈里近乎每周一条的地坛打卡,心里是真真切切的成就感。

所谓“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初三下半学期的第二天,学校就开设了晚锻炼(上半学期当然也有)。作为心酸的每次晚锻炼都没有缺勤的体育渣,我好像是最有资格写晚锻炼的那些人其中的一个。不同于冬天的晚锻炼每天看着夕阳彻底坠入地平线才开始跑步,下半学期的晚锻炼则是见证着日落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到后来晚锻炼结束天还是亮堂堂的。抛开周围环境,跑步的圈数也从五或六组四百米渐渐变成了一组八百一组六百加两或三组四百。总之,就大概是每天两节体育课的运动量。有时候遇上最后一节课是体育的时候,上完两节提优补差再去晚锻炼,中间也只隔了一个半小时。这种情况下,晚锻炼结束,我总是会在操场的木质长椅上歇个五分钟,彻底放松一下自己。回家的路程要一个小时,要是在路上困了,到家后我还会在床上躺几十分钟……听起来很浪费时间,但经过我的亲身经历体验,“感觉身体被掏空”这句话所言非虚,真的需要你用一部分你认为可以用来看书写作业的时间去放松,否则接下来的学习状态和身体状况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血的教训……

某一个周三,天气阴蒙蒙的,又闷又热。那天的体育课依旧是男女生分开训练。女生先跑步,后练篮球;男生先练篮球,后跑步。只记得那天我们女生在小操场上跑了不下十圈,跑完没多久,我们正瘫坐在主席台边缘,就有雨点向下砸。我们有幸观看了男生在雨中跑完了十圈。

说起下雨,一般下雨天我们的体育课就转移到形体教室上课。室内跑步,老师在教室四角分别摆上椅子或是一摞仰卧起坐的军绿色垫子,盯着我们绕着跑,跑多了有种秦王绕柱的感觉(划掉)。学校的校区小,于是形体教室也小。每次在形体教室里跑步,我的跑姿就会由刚开始的正常,到后来跟走路的机器人没什么区别。老师一次次喊着“还有x分钟”,我心里是一次次的“鲨了我吧”。但奇怪的是,下课铃一响,我总有力气走回班里,尽管我一进班又瘫软在座位上。

啊还有,初三一模刚结束的时候,五月八号下午。我答完地理考卷,收拾好书包,正舒了一口气准备走出教室,广播里突然传来一个噩耗:请所有同学立刻到操场集合,进行体育锻炼。我相信任何一个听到这句话的人心里都不会轻松。况且,我那天亲戚真的来访了……我向体育老师请假,试图见习,被无情拒绝了。我暗暗埋怨着,明明这学期我体育课和晚锻炼请假次数不超过课时,为什么我还是被打回来了。当然,那天回家,我血漫金山。

还有一次,体育一个小时的大课,我像以往一样和朋友抱怨两句,上课铃就打响了。准备活动,跑着跑着像是有点上头,跟在Z小姐身后跑了八圈。也不知道怎么跑下来的……

这样跑完步脑袋空空第二天还是循规蹈矩训练的日子又过了几周。五月十四,到体育中考的时候了。头一天晚上到也没有出现紧张到失眠通宵的情况,只是不免的紧张反复撩拨着绷紧的神经,使我不由自主地怀疑起自己的能力。

第二天早上,我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中考,但是身体没有一点紧张的状态,只是一次一次告诉自己把它当成一次阶段测试。我印象很深刻,备考的时候,我们坐在阴凉的水泥地上,我和G小姐都双手抱膝,头枕在膝盖上眯着觉。听到我朋友所在的组名,就睁开眼睛给她们加油。我们是女生的倒数第二组,心里堆积的紧张早就暗流涌动。不过那天我遇到了初中教我们班的第一个体育老师,就感到久违的亲切,一切烦躁的情绪也轻轻落在了棉花上。虽然紧张不可避免就是了。那一天跑八百米前,我甚至能清楚地听到我的心跳。起跑前一秒,我还在带着怀恋的语气腹诽,初中最后一次跑八百了,要加油,更要珍惜啊。下一秒我就听到了疑似录播出来的哨声,我本想维持我原来的战略,全程基本保持匀速、最后关头加速,却发现和我同一组的同学都在刚开始就冲了出去。我想着,开始就被落下了,多尴尬。于是我加速,追着前面的人。到第二圈,我开始感到疲乏。前面的人离我有五十米,后面的……没回头看。这真的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啊!!当时内心十分崩溃了。跑到六百米的时候,看台上传来了呐喊助威的声音。虽然我没能追上前面的人,但是在这一片加油声中稳步前进,也是很令人感动的。可能这也是只有五分人懂得的,“捍卫荣誉,再创辉煌”。

我仰头闭眼冲过了那一天的八百米终点线,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草皮上,回想起了过去一年,我跑过的所有跑道。比征服地坛还令人满足的,好像还没有出现。

确认完成绩,我边溜达着,边留意着有没有经过的我们班的同学。果不其然,有我的朋友排着队走向八百米跑的检录处。我驻足不动,准备接着给她们加油。那天我也见证了许多。见证了男生面目狰狞地跟紧前面的同学冲过终点,见证了女生不顾飞起的刘海全力向前、或是捂着肚子跑过最后的路程。他们跑着,我在一旁注视着他们。如果这是一个电影镜头,他们跑着,像钟表的指针那样,一圈一圈地。少年,就在这一圈一圈的跑道、一分一秒的时间流逝中悄悄炼成了。

到现在,中考体育结束两个月,我也有两个月没有跑过步了,说来确实惭愧。现在再想起跑步,我只能说,不管多么痛苦的经历,到最后回头看,依然美好。如果我回到一年前,我也依然会选择经受这些考验。不是说我多么热衷于用痛苦磨炼自己,而是我知道,我们终将跑过我们的初三,和我们的青春。

马一个谱子

有些时候会被某一些人突然感动得一塌糊涂。谢谢你们。

说不沮丧是假的…回家的路上一直在强行自我安慰。怎么就差一分呢。“就想安安静静地做好我自己然后在一些方面偶尔发一点点光。”